带初三班的物理

2018-01-13 19:32

“我要去医院照顾掌柜的,给他最好的看护,我还要为了家里的开销打工。我把两个娃娃都送到我大姐家,让我姐姐给照看。亲戚也都跟着受了不少的害,给钱给物,资助我们家。这些都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。”徐改兰说,为了少拖累亲戚,她外出打工就选择最挣钱的活干。

徐改兰的邻居王先生对记者说,“徐改兰这么多年遭受的罪,一般人根本就受不了。”“确实很了不起,在医学上来说,尿毒症晚期能坚持十年确实是一个奇迹。医疗是一个方面,如果没有细心的伺候照料,一般人很难支撑这么久。”昨日下午,延大附属医院一位给高科林做完透析的大夫对记者说,徐改兰虽然是一个普通人,但她却用实际行动做出了不普通的事,她的行为感动每一个人。

“还是晚期,医生让赶紧住院治疗,不然命都保不住。我当时都蒙了,我掌柜的身体一直都很好,咋能突然得这种病而且还是晚期?”徐改兰说,丈夫高科林当天住院后,她一个人躲过人悄悄大哭了一场。她知道,她们家从此就要靠自己了。

“掌柜的(方言:丈夫)病是在过年前的两三天查出来的,那是2006年的春节,那一天我记得清清楚楚。”昨天上午,在宝塔区大砭沟文一村神仙沟隧道半山腰上的一户农家小院里,面对记者的采访,今年41岁的徐改兰回忆说,2006年腊月二十七,一直恶心呕吐且身体浮肿的丈夫去医院检查后,被确诊为“尿毒症”。

“掌柜的住院后,人家医生说双肾已经全部坏死了,都没办法维持,可我不相信,我们娃娃不能没有爸爸,我不能让他离开我们家。”徐改兰说,2006年丈夫住院的时候,女儿才7岁,儿子刚刚一岁多,她不敢想象,丈夫不在后的家会是一个啥样子。为了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,她流着泪挑起了家里的重担。

“掌柜的一礼拜要透析两次,一年的治疗费要十几万元,家里的钱花光了,只能变卖家具,最后屋里边卖的只剩下一张大床和锅碗筷。我当时想着掌柜的还年轻,我年龄也不大,我一定要给他看病,即使看不好,也要让他能维持住。这样,娃娃们有爸爸在,我们家是完整的。”徐改兰说,在丈夫最初看病的时期,为了安抚丈夫,她一直哄丈夫说看病钱家里有,让他不要担心。其实,一年后,他们家已经穷得连吃饭都成了问题。

“在工地当小工最赚钱,我在工地给人家当小工,抱砖头、和水泥……啥活我都干。工地上没活时,我就给人家当保姆,打扫卫生、去食堂端饭。这10年,我就没休息过一天……”说到这里,徐改兰沉思许久说,“习惯了,为了娃娃,为了这个家,干啥我都愿意。我只希望掌柜的能多活几年。”徐改兰说,女儿目前已经上高二了,学习一直很好。再坚持几年,等女儿大学毕业工作后,家里的情况一定会好起来。

“掌柜的是聘用教师,离开岗位就意味着没了工作。生病后就不能再教学了,家里的经济来源也就全部断了。”徐改兰说,突然降临的灾难,让原本还很殷实的家庭陷入了困境。

徐改兰说,丈夫当时是一所学校的物理老师,带初三班的物理,那年冬天一直感冒咳嗽,他硬撑到寒假补完课后才去医院看病,结果查出来是尿毒症晚期。